这部大陆作品何以获得2018台北书展奖

时间:2018-02-13 09:02:13 来源:吉视网

作家金宇澄

台北书展奖的评审语:

“作品辑收录作品的创作时间横跨近30年,反映了金宇澄早期至今写作样貌的演变;小说场景遍及大江南北,描绘大时代的小人物故事,苍凉中见人性温暖,读来令人低迴不已。《轻寒》收录一篇中篇小说,是读一遍不过瘾也解不了谜的故事。《方岛》九篇小说九种风貌,丰饶多彩的“金式小说”。《碗——死亡笔记》纪实作品与据此改写的虚构小说,让回忆再现温度的非虚构写作。”

“《轻寒》 运镜迷离整个像一部电影,一种大难将至,所有人像苍蝇被困在热蜜膏中,无法挣脱。”

“美极!《方岛》与《碗》 各为短篇小说集。这些短篇小说,篇篇都是神品,充满金宇澄特殊的“南方的忧郁”以及“屈辱”这件事的反思。他写集体劳改年代,那些玉米地里收割的劳动小人,写钉棺材的工匠,写偷别人信箱邮件的贼,写神医婆,落井而死的女孩,以及必须下井清洗,或在大礼堂帮女孩尸体换衣的青年……无一不带有一种炭笔素描的阴影,或腐乳发霉的气味。这些短篇的艺术高度,我印象中或只有莫言《神嫖》,《猫事荟萃》,以及一些极精的短篇;或哈金的《好兵》,能堪比拟。人在那悲惨残酷的处境,整还带有一种滑稽的,愕然的神情。因为整个民族始终没处理那个曾羞辱了人之具有神性,或善美部分的那段时光,所以仅只是回忆,都带有一种腌霉菜任火腿长蛆,浓郁的,屈辱的气味,我想到巴别尔的《红色骑兵军》。”

金宇澄没有赴台领奖,他在书面获奖感言中说:

“时间在遗忘,一首过往之歌,一桩过去的事,长者的面容,青春的感念,落满了尘灰,翻开扉页,他们会再一次复苏,让人注目,既不幸福,也不是痛苦,它们是时间存久的韵味。

写作,常常在拾取一种积淀,作者的幸运,或也在于某一种不幸,才赋予了力量。

历史长河之中,人往往那么弱小,人不像一棵树,是一张树叶,每年那样多落叶,去哪里了,都已经不在。

整座森林都没有主人,不见人影,只有风,传递了隐约的人声。

写作,也可传递这些。”

金宇澄,1952年生于上海。小说家,《上海文学》执行主编,其文字有极其细腻的精准与美感。1985年发表小说,2012年发表长篇小说《繁花》掀起风潮,获奖无数;散文集《洗牌年代》获2016年“花地文学榜”散文金奖。

金宇澄的另一部散文集《我们并不知道》也入围了“2018台北国际书展”大奖,此书即大陆版《洗牌年代》,可称《繁花》的素材笔记,呈现了一部源自上海的细节生活史。

本届书展,金宇澄的两本书双双入围台北书展奖,图为编辑东美出版社社长静宜

“2018台北国际书展大奖”得奖名单:

「小说类」首奖:

金宇澄《金宇澄作品选辑:轻寒、方岛、碗》(东美出版)

黄崇凯《文艺春秋》(卫城出版)

周芬伶《花东妇好》(印刻文学)

「非小说类」首奖:

林育立《欧洲的心脏:德国如何改变自己》(卫城出版)

李欣伦《以我为器》(木马文化)

李玟萱《无家者:从未想过我有这么一天》(游击文化)

来源:文化有腔调

X
网友评论Comment
    加载更多
    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

    • 领航新征程

    •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

    • 供热急查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