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译《射雕》成爆款 译者解释为何把黄蓉译成黄莲花

时间:2018-06-14 09:06:14 来源:吉视网 查看数:

郝玉青

最近这半年,郝玉青(Anna Holmwood)过得有些“抓狂”。

金庸小说《射雕英雄传》(以下简称《射雕》)首部英译本出版的消息一经披露,引发了英国出版方始料未及的热烈反响;而瑞典裔、英国籍的译者郝玉青,作为“向西方世界介绍‘降龙十八掌’的外国人”被推向话题中心。

据了解,英文版《射雕》第一册《英雄诞生》在英国出版首月即加印到第7版,销售火爆。郝玉青还透露,近日有美国的知名出版社高价购得英译本版权,将于2019年推出美国版;另有西班牙、德国、芬兰、巴西、葡萄牙等七个不同国家也相继买下了版权,未来将出现更多语言版本的《射雕》。近日,郝玉青应邀来到北京,接受了采访。

为什么起《英雄诞生》这样的“别名”?

记者:英译版给每一部分册另起了书名,比如第一册叫《英雄诞生》(A Hero Born)。分册书名是怎么定的?

郝玉青:起初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英国的出版社理解,“射雕三部曲”不是三本书,而是一整个系列。然后我们把这个系列分成三组,每组四本,每一本单独起一个书名。否则如果只叫“射雕英雄传(一)(二)(三)”,对西方人来说太笼统了,和内容没有很强的联系。

起“英雄诞生”这样的书名当然考虑了西方人的阅读习惯。书名是我和张菁一起讨论出来的,我们希望每一组书名之间有联系,同时提到故事中的一些核心概念。我们其实压力很大,很担心被批评——“你们凭什么给金庸小说另起名字?”但我们真的是为了让更多英文读者接受而考虑了很多。

为什么把“黄蓉”译成“黄莲花”

记者:从英语读者那里收到过什么样的反馈?郝玉青:推特上一直有人在@我,谈他们的读后感,其中有一类是我特别感兴趣的。他们是在英语环境中长大的华裔,已经不会读、写中文了,可是因为家庭的缘故对来自中国的故事充满好奇。我常常收到来自这类读者的信息。

我很开心,因为我自己也是跨文化的背景下成长起来的,能理解他们的感受。我在英国长大,母亲是瑞典人,虽然会说瑞典语,但总还有一些隔膜,有些瑞典文化的细微之处,我没有切身体验过。所以我想阅读《射雕》应该是一个好的契机,让他们走近父母辈的文化。

记者:网络上有一些英文论坛是专门翻译中国武侠小说的,集中了一批外国的金庸粉丝,您看过他们对这次译本的评论吗?

郝玉青:我很佩服他们,他们很早就发现并且喜欢金庸作品,也有一部分人在从事翻译的工作。他们提出的主要争议点就是,有人认为角色的名字不能翻译,应该忠实于原文(拼音)。(注:译本有些人名采用意译,如黄蓉译作Lotus Huang(“黄莲花”),梅超风译作Cy-clone Mei(“梅旋风”); 也有些用拼音,如郭靖译作Guo Jing。)

但是我认为,不翻译太可惜了,有些名字如果按照拼音来写,英文读者看起来会非常平淡,感受不到其中的含义。当然对于一些资深的金庸粉丝来说,把名字译成英文听起来就像绰号。我觉得金庸的小说本来就带有幽默,角色的人名、称号都带有强烈的金庸风格,我希望把这种风格也呈现给英文读者。

记者:当时是如何说服英国出版社买下《射雕》的?

郝玉青:我准备了推荐文件,翻译了大约一万字的样章,一次又一次地聊。大概花了半年的时间。

我用的推介语就是后来饱受批评的:“这是中国的《指环王》。”

但我的本意不是向读者这样介绍,而是把它作为出版人之间的一种沟通方式。出版方了解这是什么类型的书,并且产生兴趣以后,才会进一步去看我准备的那些材料:金庸的地位、故事的梗概、有哪些共通的价值观可以打动西方读者等。当时有四五家英国出版社都表示有兴趣,其中麦克莱霍斯出版社的创始人Christopher MacLehose先生很坚定地说:“这部书我一定要出版。”此前他曾经成功推出过瑞典作家Stieg Larsson的《千禧三部曲》系列(包括《龙纹身的女孩》《玩火的女孩》和《直捣蜂巢的女孩》),所以大家知道他是有能力和眼光的。

来源:光明网——文化频道

吉林网络广播电视台编辑:雷羽姗

网友评论Comment
    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

    • 领航新征程

    •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

    • 供热急查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