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善本在当代中国的保护与传播

时间:2019-05-15 12:05:15 来源:吉视网 查看数:

中华善本在当代中国的保护与传播

中国是一个古代典籍异常丰富的国家,中华民族自古就是一个爱书、读书的民族。尽管因为种种原因,历代典籍遗留至今的十不存一,但据不完全统计,我国现存古籍仍有约19万种,其中仅保存在公共图书馆系统的就有2750万册,可列入善本的约有250万册。在长期的藏书、聚书活动中,古代读书人养成了鉴书、校书的传统,如西汉河间献王刘德从民间征购藏书,必留献书人的正本,且只收先秦古文字写成的旧籍,内容“皆经传说记,七十子之徒所论”;宋人欧阳修读书,闻人有善本者,必求而改正之;清代乾嘉学者黄丕烈藏书专喜宋元旧椠,并自号“佞宋老人”。值得一提的是,不同历史时期的人们对书籍的选择形成了近乎相同的标准,都把目光投向了善本。

所谓善本,是指在历史文物性、学术资料性和艺术代表性方面独具价值的古籍,包括年代久远、传世稀少的旧稿本、旧抄本、旧刻本,以及内容与形式俱佳的精校本、精注本、精印本。如果说卷帙浩繁的古籍是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的历史见证,那么其中的善本则堪称国之瑰宝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党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护古籍的法规制度,对古籍进行集中调拨、统一保存,并投入大量人力和资金征集散落民间的善本,初步建立了以各级各类图书馆为主体的古籍保存体系,同时着手实施《赵城金藏》《敦煌遗书》《永乐大典》及西夏文献等一系列大型珍贵古籍的修复项目。为摸清家底,各大图书馆陆续编印了一批馆藏古籍善本书目,如《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上海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复旦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武汉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广东中山图书馆馆藏善本书目》《天津市人民图书馆善本书目》等。20世纪七十年代末,根据周恩来总理生前的嘱托,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》的编纂得以启动,至八十年代中期完稿时,共著录全国图书馆、博物馆、文管会等981家单位的古籍款目6万余条,收书13万部。2002年5月,由文化部和财政部主持、国家图书馆承办的“中华再造善本工程”,采用仿真影印技术,分两期再造唐宋至明清时期的古籍善本1300余种,使之化身千万,分藏于全国各地。自2007年实施“中华古籍保护计划”以来,经文化部拟定,报国务院批准,我国先后公布五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(共12274部),日前第六批的评审工作也已近完成。2010年,文化部又启动了海外古籍回归工程,采取多种形式开展海外中文古籍的寻访、登记工作,并以回购、数字化等形式促使古籍善本回归祖国的怀抱。

当前,我国的文化建设正处于大好的发展时期。文化的实质即“人文化”,是人类的价值观念经由符号介质在传播中得以实现的过程。对于当代中国的文化建设而言,古籍善本很好地充当了这一“符号介质”。作为中华传统文化象征性的符号介质之一,它既有实在的物质形态,又有抽象的思想内容,还有无形的版本工艺。通过对古籍善本的征集、保存、修复、编目、影印及网络传播,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念也藉此突破时空的限制在全社会扩散开来,这就是古籍善本在当代中国传播的文化意义。

首先,中华民族的优秀文明成果借由古籍善本的传播得以传承。中华古籍作为民族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,不仅记录了中华民族自身发展的历史,也记录了本民族创造的文明成果,举凡政治、经济、军事、哲学、文学、艺术、伦理、医药、建筑、科技、礼仪、典制,无所不包。而善本之“善”,首在内容之善。现存古籍善本是无数历代典籍披沙拣金的结果,经历了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的淘汰过程,是中华民族思想与智慧的结晶,同时也是世界文明优秀成果的组成部分。屠呦呦受东晋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的启发,采用低温萃取法成功提取青蒿素,从而获得举世公认的诺贝尔奖,就是明证。中华民族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形成的民族个性与民族品格,如厚德载物、自强不息、仁义礼智信、爱国主义、民本主义、天人合一、和而不同、天下为公、知行合一等精神理念,也在一代代中国人对古籍善本的传读中得到继承,并与新时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合发展。

其次,正本清源、求真务实的治学精神经由古籍善本的传播得以弘扬。古籍善本是对大量同书异本进行品鉴和校勘的结果。中国古代无论是在官方还是民间,对前代典籍都有“广勘异本,则善而从”的学术传统。官方如刘向等人对西汉政府藏书的系统整理、历代秘书监对国家藏书的校勘、历代石经的刊刻等,都是通过官定正本的形式,向天下读书人颁布内容权威的版本。私家校勘则由孔子的七世祖正考父创始,其风绵延至今两千八百余年而不绝,期间涌现的校勘家无以计数,其校书理念是“校书犹扫落叶,随扫随有”,因而永不止息。这种历代因袭的校勘行为,表面看是力图恢复古籍文本的旧貌,但背后透露的却是对事物本原的无止境的探究精神。今天的学者在得益于前人校勘成果的同时,也在经受这种治学精神的熏陶和养育。

再者,全民爱书、藏书、读书的社会氛围的培育有赖于古籍善本的多形式传播。古籍善本除去其承载的思想内容不说,单是带给人们的视觉体验就美不胜收。就版本类型来讲,有写本、拓本、刻本、活字本、石印本等;就版本工艺来讲,有套印、插图、饾版、拱花等;就装帧形式来讲,有卷轴装、龙鳞装、经折装、梵夹装、蝴蝶装、包背装、线装等。无论是字体秀丽、纸张光洁、墨色青纯的宋版书,还是笔迹遒润、黄纸黑口的元版书;不论是雕镂精美、校雠精审的明代徽版书,抑或纸洁如玉、墨凝如漆的清代精刻本,都是绚丽多姿的古代版本文化遗产的“活化石”。随着《公共图书馆法》的颁布实施和数字传播技术的成熟,善本阅读推广在全国各地开展得如火如荼,而古籍善本以其独有的文化艺术魅力,对于培育全民爱书、藏书、读书的社会氛围,作用无可替代。

根据古籍善本的价值属性,对古籍善本的保护包括实体的原生性保护、内容的再生性保护和版本工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三个层次。而从读者阅读和文化传承的需要来看,对古籍善本内容的再生性保护尤为重要,因为其内容一旦被复制出来,就可化身千万,“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为普通大众所接触和接受。我们知道,传统的古籍再生性保护方法有影印、排印及摄制缩微胶卷等形式。今天,借助超大容量的存储介质和互联网技术,数字化的古籍善本还具有了异地阅读、传播迅速、检索功能强大等特点,通过网络媒介对古籍善本进行再生性保护已经成为主流趋势,为全民所共享。这不仅是中华善本再生性保护的一种创新探索,也将有助于我们特别是青年一代增强文化自觉,坚定文化自信。

来源:光明网-文艺评论频道

吉林网络广播电视台编辑:赵爽(R)

网友评论Comment
    加载更多
    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

    • 领航新征程

    •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

    • 供热急查队